巴拉多利德大罗训练

《靈樞篇》八十 大惑論

    黃帝問于岐伯曰:余嘗上于清冷之臺,中階而顧,匍匐而前,則惑。余私異之,竊內怪之,獨瞑獨視,安心定氣,久而不解。獨博獨眩,披發長跪,俛而視之,后久之不已也。卒然自上,何氣使然?岐伯對曰:五臟六腑之精氣,皆上注于目而為之精。精之窠為眼,骨之精為瞳子,筋之精為黑眼,血之精為絡,其窠氣之精為白眼,肌肉之精為約束,裹擷筋骨血氣之精,而與脈并為系。上屬于腦,后出于項中。故邪中于項,因逢其身之虛,其入深,則隨眼系以入于腦。入于腦則腦轉,腦轉則引目系急。目系急則目眩以轉矣。邪其精,其精所中不相比也,則精散。精散則視歧,視歧見兩物。目者,五臟六腑之精也,營衛魂魄之所常營也,神氣之所生也。故神勞則魂魄散,志意亂。是故瞳子黑眼法于陰,白眼赤脈法于陽也。故陰陽合傳而精明也。目者,心使也。心者,神之舍也,故神精亂而不轉。卒然見非常處精神魂魄,散不相得,故曰惑也。
    黃帝曰:余疑其然。余每之東苑,未曾不惑,去之則復,余唯獨為東苑勞神乎?何其異也?岐伯曰:不然也。心有所喜,神有所惡,卒然相惑,則精氣亂,視誤,故惑,神移乃復。是故間者為迷,甚者為惑。
    黃帝曰:人之善忘者,何氣使然?岐伯曰:上氣不足,下氣有余,腸胃實而心肺虛。虛則營衛留于下,久之不以時上,故善忘也。
    黃帝曰:人之善饑而不嗜食者,何氣使然?岐伯曰:精氣并于脾,熱氣留于胃,胃熱則消谷,谷消故善饑。胃氣逆上,則胃脘寒,故不嗜食也。
    黃帝曰:病而不得臥者,何氣使然?岐伯曰:衛氣不得入于陰,常留于陽。留于陽則陽氣滿,陽氣滿則陽蹻盛,不得入于陰則陰氣虛,故目不瞑矣。
    黃帝曰:病目而不得視者,何氣使然?岐伯曰:衛氣留于陰,不得行于陽,留于陰則陰氣盛,陰氣盛則陰蹻滿,不得入于陽則陽氣虛,故目閉也。
    黃帝曰:人之多臥者,何氣使然?岐伯曰:此人腸胃大而皮膚濕,而分肉不解焉。腸胃大則衛氣留久;皮膚濕則分肉不解,其行遲。夫衛氣者,晝日常行于陽,夜行于陰,故陽氣盡則臥,陰氣盡則寤。故腸胃大,則衛氣行留久;皮膚濕,分肉不解,則行遲。留于陰也久,其氣不清,則欲瞑,故多臥矣。其腸胃小,皮膚滑以緩,分肉解利,衛氣之留于陽也久,故少瞑焉。
    黃帝曰:其非常經也,卒然多臥者,何氣使然?岐伯曰:邪氣留于上焦,上焦閉而不通,已食若飲湯,衛氣留久于陰而不行,故卒然多臥焉。
    黃帝曰:善。治此諸邪,奈何?岐伯曰:先其臟腑,誅其小過,后調其氣,盛者瀉之,虛者補之,必先明知其形志之苦樂,定乃取之。


譯文:
  黃帝說我曾經攀登那高高的清冷之臺,上到臺階中層時,向四處觀望,然后伏身前行,就感到頭眩眼花,精神迷亂。這種異常的感覺,我暗自感到奇怪,盡管自己閉目寧神或睜眼再看,平心靜氣,力圖使精神鎮定下來,但是這種感覺長久不能消除,仍然感到頭暈目眩。即使是披散開頭發,赤腳而跪在臺階上,力求形體舒緩,使精神輕松,但當向下俯視時,眩暈仍長久不止,有時這種癥狀在突然之間卻又能自行消失,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?岐伯回答說五臟六腑的精氣,都向上輸注于人的眼部,從而產生精明視物的作用。臟腑精氣匯聚于眼窩,便形成眼睛。其中腎的精氣充養瞳子,肝的精氣充養黑睛,心的精氣充養內外眥的血絡,肺的精氣充養白睛,脾的精氣充養眼胞。脾的精氣包裹著肝、腎心、肺的精氣,與脈絡合并,形成目系,向上連屬于腦部,向后與項部中間相聯系。如果邪氣侵入項部,乘人體虛弱而向深部發展,則沿著目系而侵入于腦部。邪人于腦,便發生頭暈腦轉,從而引起目系拘急而出現兩目眩暈的癥狀。如果邪氣損傷眼部的精氣,使精氣離散,就會出現視歧的現象,即看一件東西好像有兩件一樣。人的眼睛,既是臟腑的精氣所形成,也是營、衛、氣、血、精、神、魂、魄通行和寓藏的所在。其精明視物的功能,是以神氣為基礎的。所以人在精神過度疲勞的時候,就會出現魂魄失守,意志散亂,眼睛迷離而無神氣。眼的瞳子部分屬于腎,黑睛屬于肝,二者為陰臟的精氣所滋養;白睛屬肺,眼球的赤脈屬于心,二者依賴陽臟的精氣所滋養。因此,陰臟的精氣和陽臟的精氣相互結合而協調,才能使眼睛具有視物清晰的功能。眼睛的視覺功能,主要受心的支配,這是因為心主藏神的緣故。如果精神散亂,陰臟的精氣和陽臟的精氣不能相互協調,突然看到異常的景物,就會引起心神不安,精失神迷,魂飄魄散,所以發生迷惑眩暈。
  黃帝說我有些懷疑你所說的道理。我每次去東苑登高游覽,沒有一次不發生眩暈迷惑的,離開那里,就恢復正常,難道說我惟獨在東苑那個地方才會勞神嗎?那為什么會出現這種異常的情況呢?岐伯說不是這樣。就人的心情而言,都有自己喜好的東西和厭惡的東西,愛憎兩種情緒突然相感,會使精神出現一時的散亂,所以視覺不正常而發生眩暈迷惑。等到離開了當時的環境,精神也就轉移,就會恢復正常狀態。總之,出現這種癥狀,較輕的僅是精神一時迷糊,好像不能辨別方向似的,較重的就會出現精神迷亂而頭目眩暈。
  黃帝說人出現健忘,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呢?岐伯說這是由于心肺兩臟不足,而使得人體上部氣虛,腸胃充實而使得人體下部氣盛。心肺氣虛就會使得營衛之氣不能及時向上宣達敷布,長時問滯留于腸胃之間,導致神氣失養,所以發生健忘。
  黃帝說人如果容易饑餓,但沒有食欲,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?岐伯說飲食人胃后化生的精氣,輸送于脾。如果邪熱之氣停留于胃,就會使胃熱而消化力增強,所以容易饑餓。熱邪使得胃氣上逆,導致胃脘滯塞,難以受納,所以出現不欲飲食的癥狀。
  黃帝說因病而不能入睡,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呢?岐伯說衛氣在白天行于陽分,人處于清醒狀態,夜間衛氣入于陰分,人就能入睡。如果衛氣不能人于陰分,經常停留在陽分,就會使衛氣在人體的陽分處于盛滿狀態,相應的陽躋脈就偏盛,衛氣不能人于陰分,就形成陰氣虛,陰虛不能斂陽,所以就不能安睡。
  黃帝說因病而兩目閉合不能視物,是什么原因引起的?岐伯說這是因為衛氣滯留于陰分,不能外行于陽分。留滯在陰分使陰氣偏盛,陰躋脈隨之而盛滿,衛氣既然不得行于陽分,便形成陽虛,所以愿意閉目而不欲視物。
  黃帝說有的人發生嗜睡,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呢?岐伯說這一類人的特點是腸胃較大而皮膚滯澀,肌肉之間又不滑利。由于腸胃較大,衛氣在人體內部滯留的時間就比較長;皮膚滯澀,分肉之間不滑利,衛氣在體表的運行因受到阻止而遲緩。衛氣在人體循行的常規是白天行在陽分,夜間行于陰分。當衛氣隨晝夜交替在人體陽分運行已盡,由陽人陰時,人就入睡了;衛氣在人體陰分運行已盡,由陰出陽,人便覺醒。既然這類人的腸胃較大,衛氣在內滯留的時間比較長,再兼皮膚滯澀,分肉組織不滑利,因此衛氣運行于體表就較遲緩,使得精神不能振作,所以困倦而嗜睡。那些腸胃較小、皮膚滑潤弛緩,分肉組織之間又通暢滑利的人,衛氣行于陽分的時間比較長,所以睡眠較少。黃帝說有的人不是經常嗜睡,而是突然間出現多臥嗜睡現象,這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呢?岐伯說這是因為邪氣滯留于上焦,使得上焦氣機閉阻不通,又因飽食之后,暴飲熱湯,衛氣滯留在胃腸中,致使衛氣久留于陰分,而不能外行于陽分,所以出現突然多臥嗜睡的癥狀。
  黃帝說講得很好。對于上述疾病如何進行治療呢?岐伯說首先要觀察臟腑的虛實,辨明病變的部位,即使是輕微邪氣,也必須先加以消除,然后再調理營衛之氣。邪氣盛的采用瀉法,正氣虛的采用補法。還要首先審察患者形體的勞逸、情志的苦樂,做出正確診斷,然后才能進行治療。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Copyright © 2013-2018 118圖庫,118圖庫彩圖,118九龍圖庫 sina-optical.com 版權所有

本站古典小說為整理發布,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。

巴拉多利德大罗训练 捕鱼王者电脑版 做庄赌钱捉了怎么判 免费综艺节目的公众号 河南11选五中奖规则 云南时时彩app下载 大乐透万能35必中6 杭州快餐女 北京赛记录历史 重庆时时彩直播视频 南宁按摩全套服务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南南粤风彩36选7开奖结果